• 競馬知舍

【澳洲競馬專題】後「雲絲時代」曙光!澳洲長途中興關鍵一「獎」

已更新:11月4日

作為世界知名「中長距離弱國」的澳洲,本土四大賽事中卻有三項屬於2000米或以上賽事,包括2000米覺士盾、2400米考菲爾德盃及3200米墨爾本盃。上述三場均定於維省春季嘉年華賽期舉行,本周六(15日)的考菲爾德盃將打響頭炮。


自長勝馬后「雲絲仙子」2019年退役後,澳洲中距離賽事群龍無首,覺士盾更連續三年落在歐洲及日本外訪或移藉馬手上。緊接的2019/20馬季,12場中長距離年長馬一級賽(2000米或以上)中,澳紐馬只能贏出其中五場,表現甚為失望。翻查紀錄,近七季共84場同類賽事,外訪及移藉馬共贏出38場(見下表*),佔總數的45%。


*紅格為外訪馬、黃格為移藉馬,Knights Order為「信可成真」子嗣。



然而上季本土馬的成績卻為澳紐中長途未來帶來一線曙光,上季12場賽事中共有九場中長距離一級賽由澳紐馬包辦。而今季月初的東寶錦標中,由布浩榮(Ethan Brown)策騎的紐西蘭馬Smokin’ Roman為澳紐馬守住頭門贏出賽事蘭域方面亦有貝湯美策騎的「絕不妥協」(No Compromise)在大都會讓賽取勝「愛禮物」(Anamoe)上周六(8日)亦順利捧走神威錦標(考菲爾德錦標)。帶來這個轉變的正是史卓豐——的舊拍擋,前澳洲堅尼及覺士盾盟主「夏姆斯獎」(Shamus Award)。


要理解「夏姆斯獎」為何有望帶起澳紐馬壇,先要知道為何澳紐中距離馬壇長途積弱。澳紐的配種事業與英日等地結構截然不同,並非由寡頭壟斷市場,配種市佔率較為分散,上季澳洲頭六獎金最高的種氏來自六個不同的牧場(見下表)。在競爭激烈的市場中要維持優勢,必然會側重於回報夠快的短途種氏,上季頭十獎金最高的種氏中,只得「夏姆斯獎」及「信可成真」(So You Think)曾出產中長距離年長馬一級賽盟主,即使計上限齡賽,亦只有出自Sebring的Fangirl捧走2000米Vinery Stud Stakes。對上一匹能產出中長距離年長馬一級賽的澳洲冠軍種馬,已經要數到2015/16馬季、「雲絲仙子」的父系「街頭口號」(Street Cry)。


排名

種馬

配種費

所屬牧場

1

I Am Invincible

$19,867,371

Yarraman Park Stud

2

So You Think

$19319380

Coolmore

3

Snitzel

$17904077

Arrowfield

4

Nicconi

$17,732,394

Widden Stud

5

Shamus Award

$14,472,872

Rosemont Stud

6

Written Tycoon

$19,867,371

Yulong Invest



上季澳紐馬能在中長距離賽事取得優勢,除了「受惠」疫情外訪馬減少,亦因為「夏姆斯獎」及「信可成真」齊齊顯露出牠們中長距離的配種能力。當年的「街頭口號」原本並非長駐南半球,反而「夏姆斯獎」則是由澳洲牧場擁有,古摩亞旗下的「信可成真」重心亦一直放在澳洲,事實上後者上年更一度看似可以成為澳洲冠軍種馬,只是最後被I Am Invincible以些微之差反勝。


兩駒除了成功同時打入單季頭十種馬之列,他們更成為近七季僅有可以同季產出多於一匹中長距離年長馬一級賽的兩匹種馬,展現出過往「比亞路」(Pierro)、Teofilo甚至籐爵士(Tavistock)等所欠缺,配種穩定性及子嗣發展的續航力。以籐爵士為例,2015/16年牠曾有「大捷龍」及「得凡哥」分別贏出玫瑰崗堅尼及澳洲打吡,但兩駒其後表現皆乏善可陳,藤爵士近七季在澳洲亦未見有子嗣於中長距離大賽稱雄,同樣的事情亦發生在16/17馬季的Iffraaj 、17/18馬季的Pierro身上。


這情況暫時並未發生在「夏姆斯獎」及「信可成真」身上,兩駒均有三歲子嗣贏出橡樹或堅尼賽,現時更產出了年長馬一級賽盟主。要早熟馬賺快錢不成問題,要有能力的中距離馬亦可,只要古摩亞不把「信可成真」轉移陣地,「夏姆斯獎」一直健健康康,未來十年兩駒要成為澳洲育馬界中流砥柱,協助澳紐中距離馬復興絕非難事。事實上,兩駒今季的配種價值已水漲船高,「信可成真」由77,000升至93,500澳元「夏姆斯獎」亦由33,000急升近三倍至88,000澳元,躋身成第12高價的種馬,可望吸引更多優質雌馬配種,繼而產出更多好馬。



夏姆斯獎今季配種費狂升近三倍。(Rosemont Stud)


但假如目光再放遠一點,要為澳洲中長頭馬殺出一條血線,澳洲仍面對另外一個大問題。近七季澳紐出產的中長距離年長馬一級賽盟主中,只得四匹屬於雄馬,對上一匹已是愛爾蘭出生的Fifty Stars,土生土長的更要數到2017年考菲爾德盃冠軍Boom Time


無論是英愛還是澳紐,有配種願景的中長途馬,都會在跑畢三歲賽季後立即退役轉行。但如此一來便不能確認該血線是因為早熟而取得成功,還是血統中確實包含長力。「夏信」孖寶能否在未來數年產出一匹具實績證明的雄馬,將會是關鍵所在。


當然,更為關鍵是兩駒今季能否延續表現,子嗣可否在今季再下一城。上季考菲爾德盃盟主、父系為「夏姆斯獎」的「鼓動」(Incentivise)2023年秋季賽期復出,同父的「獲獎無數」(Duais)將會補上為父出擊。雖然後駒今季首三仗表現都僅屬一般,但練馬師甘孟斯早前亦已表示馬匹今季將全力以大賽為目標作準備,相信將會劍指11月舉行的墨爾本盃,整套操練必以氣量為重心,今仗增程2400米必將更合腳法。


同場對手方面成為熱門的相信會是上文提到的東寶錦標盟主Smokin' Romans,但此駒僅今季才突然彈起,級數方面未必太高,「獲獎無數」若跑回最佳水準,要反彈取勝非難事。


澳紐馬長途馬一直被睇低,馬后級分子「雍容爾雅」更因法國評分問題未能出戰凱旋門大賽,引來新練馬師批評。要到何時才可以在世界面前吐氣揚眉?未來數年我們就拭目以待吧。


Dylan

223 次查看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