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發】【傳譯稿】郭能停賽又關廖長江事?

Dylan

13 April 2021, 6:12:06 pm

郭能案仲係疑團重重,今次racing post講完唔知大家覺得有冇清晣啲呢?

郭能已經正式就佢嘅禁賽令提出上訴,唔少人都覺得佢今次走咗好慘,喺稍早時間英國嘅Racing Post就分享咗一篇出自Asia Bloodstock News(ABN)嘅新聞,由曾經幫馬會寫過稿嘅莫瑾賢(David Morgan)所爆嘅料。

全文有1,500字英文,相信未必有太多讀者會願意睇晒同理解晒,但由於知舍呢班人實在太得閒,而且我哋亦都唔知道有冇主流媒體會願意主動報導,所以我哋決定做次傳譯師,幫大家翻譯同整合吓篇文講嘅嘢。但戴定頭盔先,入面嘅內容我哋都係傳譯番嚟。

----

今次訴訟引起咁大爭議,係因為罰則實在太不符比例地重,而且馬會嘅所有公開聲明入面亦都冇具體講過任何郭能究竟係犯咗啲咩事,嚴重缺乏透明度。當時郭能嘅辯詞入面係有唔少賽馬界知名人士,包括知名馬主同埋兩位冠軍級練馬師嘅支持。

ABN向馬會高層訪問嘅時候佢哋對呢件事一如既往以保密為由拒絕透露任何事情,但馬會內部消息就對ABN講,其實件事嘅因由並唔係其他人所講「郭能對任何人發脾氣、粗鄙或唔尊重」,而係「郭能唔願意接納成個紀律聆訊過程,同埋質疑審訊過程嘅正當性」。郭能雖然亦都冇回應呢件事,但佢同時亦都確認咗,當時係同委員會主席(Panel Chairman)韋敦彥(當時首席受薪董事祁禮謙不在場)對指控有意見不一嘅情況。

消息指當時郭能同韋敦彥鬧交嘅時後曾經企起身講嘢,而要俾人叫佢坐番低。郭能咁激動嘅原因係因為佢覺得佢講親嘢都畀人打斷,根本冇辦法畀佢真正解釋,姐係話其實已經未審先判咗,咁佢仲講嘢嚟做咩呢?「即將退休而經驗老到(an experienced stipe on the cusp of retirement)」嘅韋敦彥否認咗呢個講法。

當時嘅三人委員會亦都包括現任馬會主席陳南祿,同埋「國安法指定法官之一」嘅香港終審法院常任法官霍兆剛,佢哋兩個(或後者*)認為郭能大聲講嘢所以代表佢冇禮貌,郭能就話因為隔住口罩講嘢好唔舒服,韋敦彥接受咗個解釋。郭能臨離開審訊之前佢繼續向韋敦彥表達不滿,韋敦彥就同佢講「你知道點去機場架啦」,郭能就答「唔使好耐我就會走」,出到門口佢仲撞到CEO應家柏,同佢講話「我受夠啦」,郭能強調佢期間冇講過粗口或者侮辱性言詞。

喺上星期三嘅聽證會入面,出席嘅包括所有馬會董事,包括「堅定地親中(the stridently pro-Beijing politician)」嘅立法會議員廖長江,前香港經濟發展及勞工局局長葉澍堃同埋前會計界立法會議員李家祥。應家柏同賽馬事務執行總監夏定安雖然亦有列席,但照當時情況睇佢哋同競賽董事都並唔似有任何嘅參與。郭能同佢嘅律師鮑富一同出席,後者認為原審三人冇讀過任何郭能嘅信件做參考,所以決定親自讀出。

案件嘅判決結果最令郭能震驚嘅,係刑期過長(停牌至季尾)。ABN聯絡夏定安詢問關於呢方面嘅睇法時,夏定安就話呢個判罰其實係非常「具同情心」(compassionate),一嚟佢認為今次係好大機會應該釘佢牌,而佢哋知道郭能嘅屋企人仲係香港,囝囝亦都讀緊書,所以今次判佢停牌而唔係直接釘牌,咁郭能就可以繼續享用員工福利,包括馬會宿舍、車輛同醫療保險等。

但郭能就唔同意呢個講法,尤其係佢架車其實係自己買而唔係馬會買嘅,家陣嘅判決其實係逼佢做唔到嘢三個月。如果馬會真係「具同情心」嘅話,就應該畀一個期限佢執嘢走,然後可以即刻番英國騎馬。

今次郭能上訴嘅話,就可以睇吓香港馬會會唔會以書面通佑,令停賽令伸延至其他賽馬地區,如果會嘅話,郭能就算番到英國都要坐馬監直至7月15號。但由於今次審訊過程以至結果都充滿問題,或者會導致世界賽馬地區規則統一化(harmonisation of international rules)嘅時候惹起爭議,尤其是當馬會方面近年積極地喺國際賽馬協會推動緊呢件事。

ABN本身亦都有問到夏定安,今次罰則咁嚴重其實係咪因為郭能喺有社會賢達(high-profile Hong Kong figures)嘅情況下對馬會判決有異議,令到馬會冇面,所以由一開始就已經判咗佢有罪呢?夏定安並冇回應。


一單有關騎師嘅訴訟,夏定安同應家柏有列席,但身份比起廖長江冇咁重要,究竟原因係咩呢?希望香港始終會有公義得彰顯嘅一日。

原文link:https://www.racingpost.com/news/plenty-of-questions-unanswered-as-neil-callan-suspension-saga-rumbles-on/484439

PHOTO SOURCE: IG @neilcallan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