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道毀滅】兩個關於治療骨折賽駒嘅故事

Homan

16 December 2021, 4:31:12 pm

星期日嘅香港短途錦標中,兩匹賽駒「君達星」及「肥仔叻叻」因腳部骨折而被人道毀滅。事件令人感到傷感,畢竟比賽勝負當然重要,但安全更加緊要,無論人馬,大家都希望佢地可以安全去比賽,然後安全咁番黎。

兩匹賽駒被人道毀滅嘅新聞被廣泛報導,繼而引起討論點解兩匹賽駒「只係」骨折,都要被人道毀滅。我地希望透過以下兩個故事等更多人知道,賽駒一旦出現嚴重骨折,後果會威脅其生命,即使最初嘅患處痊癒或會引發其他併發症,為佢帶來無比痛苦。

美國賽駒Barbaro為2006年一級賽佛羅理達打吡及肯塔基打吡冠軍,並於同年進軍美國三冠次關必利時錦標。雖然一度衝閘,但重新出閘正常,但出閘後不久就受傷收停,其右後腳有多處骨折,而球節亦有脫臼情況。

由於馬匹唔能夠只依靠三隻腳支撐其馬匹體重,若不能及時治理或施手術,馬匹生命將受威脅。Barbaro當時交由獸醫Dr. Dean Richardson施手術,並成功將受傷嘅脛骨及腕關節癒合及固定受傷,等Barbaro可以有足夠力量支撐身體。團隊合共為Barbaro於受傷嘅腳植入27粒螺絲,手術歷時五小時。

術後受傷腳部康復理想,但未有於競賽時受傷嘅左後腳因出現膿腫,及後惡化成蹄葉炎。獸醫將其8成左後蹄切除,以保其性命。之後Barbaro逐步康復,並於近半年後拆除蹦帶。可惜於一個月後,Barbaro因缺乏走動而右後腳出現膿腫,獸醫再為其施行手術,手術期間會令其右後腳唔能夠分擔體重,只能依賴Barbaro一對前腳。然而當時一對前腳出現蹄葉炎嘅徵兆,咁樣令Barbaro再無腳可以為其支撐體重。由於難以管理Barbaro所承受嘅痛楚,結果馬主同意將Barbaro人道毀滅。由Barbaro受傷至人道毀滅,歷時超過半年,而獸醫用盡所有可行方法協助,但最終難以拯救Barbaro。

而日本賽駒Ten Point(テンポイント)為1977年日本馬王,當年贏得春季天皇賞及有馬紀念賽兩項大賽。佢喺1978年嘅日本經濟新春盃負重磅下,於最後直路左後腳出現開放性骨折,流出大量血液。當時日本馬會嘅獸醫勸喻將其人道毀滅。

馬主高田久成一度答應,但隨後指希望可以見到Ten Point做種馬,開枝散葉。只要仲有少許機會,都希望可以救番Ten Point。因此,日本中央競馬協會當時搵左33個獸醫組成獸醫團隊為Ten Point施行手術,並為其左後腳安裝特殊合金製嘅骨頭。術後九日曾發出奇怪叫聲,同時亦有發燒及呼吸凌亂嘅情況。

獸醫一度以為手術成功,因Ten Point術後可站立。但手術後左後腳未能支撐其體重,體重轉到右後腳,令其於術後一個月後出現蹄葉炎。當時Ten Point亦似乎因疼痛而食欲不振,而體重亦由骨折前嘅500kg下降至300kg左右。獸醫團隊曾吊起Ten Point嘅左腳,希望減輕其體重負擔,不過似乎成效不大。結果Ten Point於受傷個半月後離世,死因係身體衰退致心臟衰竭。

當然並唔係所有賽駒骨折都需要人道毀滅,而獸醫往往都希望可以救活馬匹。但當佢地知道夾硬治療或者可能為賽駒帶來更多痛苦,所以先會有「人道毀滅」這個選項。醫學科技雖然日新月異,但無論人類及動物都會有佢地嘅不治之症。香港近日有不少人對「人道毀滅」有一個完全唔同嘅詮釋,但於賽馬黎講,「人道毀滅」係真係因為唔想賽駒再受苦先會有嘅選項。希望呢兩個故事令大家更明白。

Photo: baltimoresun